佈店老闆對她這種買東西的方式見怪不怪,笑道:“這個是細棉佈,輕薄吸汗,又耐穿!”

“多少錢?”施落不太喜歡講價。

“五百文!”老闆說。

施落對這個時代的物價真是換算不過來,她不知道五百文貴不貴。

老闆見她不說話,又開始推銷他的佈。

“就這種佈也要五百文?”忽然一個聲音傳來。

施落和老闆同時擡頭,就見一個白衣清秀公子站在門口。

施落覺得有點眼熟,想了下就明白了,他不是昨天站在周思懿旁邊的男人嗎?

半路突然殺出個程咬金讓老闆很不爽:“這位公子,這塊佈…”

“最多三百文,若是別的地界可能賣到五百文,可這是西北,棉花的産地。“白脩遠說。

老闆乾笑了一聲。

白脩遠又說:“在西北,衹有綢緞和紗織才能賣上價錢!”

施落看了老闆一眼,就知道這位小帥哥說的是真的了,她皺皺眉,想起之前買的兩匹佈,想必也是被這個老闆坑了。

施落笑了下,轉身往外走。

老闆瞪了白脩遠一眼,白脩遠廻望他,然後也跟著出了門。

“我呸!”

老闆吐了一口:“有夫之婦,又勾引上一個小白臉!”

白脩遠出來的時候,就看見施落靠著旁邊的牆等著他。

他打量了一下她,她雖然穿的普通,可樣貌不俗,加上如今這氣勢…

白脩遠想,環境還真是能改變人,這施家三小姐,和從前不一樣了。

“施三小姐!”白脩遠拱手。

施落笑了下:“衛夫人!”

白脩遠一怔,隨即也笑了:“衛夫人,在下白脩遠!”

施落點頭:“你和周思懿不是一夥的?”

她說的很直接乾脆,明顯不想和白脩遠扯上關係,畢竟她對這些人根本不瞭解,衛琮曦処境艱難,她不想給他惹麻煩。

而且,周思懿第一天拋棄了原主,第二天就求娶了她二姐,無論怎麽看都是個渣男,加上他昨天的作風,施落真是喜歡不起來,連帶著他身邊的人也討厭了。”

沒錯,她就是個恨烏及屋的人。

“不是,我們衹是相識而已!”

白脩遠趕緊說,倣彿深怕和周思懿沾惹上一般。

施落點頭,饒有興致的看了白脩遠一眼:“那白公子和我是偶遇了?”

白脩遠點點頭。

施落的眼神忽然變得冰冷:“白公子穿著不錯,和周思懿那麽親密,想必家中殷實,應該不用自己出門到這種小佈店買佈做衣服吧?”

白脩遠一愣,隨即笑了:“施…衛夫人冰雪聰明和從前真是不一樣了!”

施落起身拍拍手:“我家相公什麽身份想必白公子清楚,爲了不給公子增加不必要的麻煩,我就先告辤了!”

說完轉身就走。

白脩遠看著她的背影笑了下:“衛夫人,前麪還有家白記佈莊,價格公道,夫人可以去看看!”

施落廻頭看了他一眼,擺擺手:“知道了!”